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诸天世界暗行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诸天世界暗行者》第一章 海盗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南太平洋,菲律宾东南与印尼交界公海海域。

一艘挂着红旗的远洋延绳钓渔船正用船上的两门水炮,以最大水力,拼命地向靠拢过来的六艘小型渔船冲水,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着恐慌。

六艘渔船虽然小,但是每艘船上面,都有十几个身材干瘦的南亚渔民,一个个脸上都带着癫狂的恶意。

枪声不断响起,这种土铳和二战时期的后装枪虽然跟正规武器比起来,差了许多,但是对手无寸铁的华夏渔民来说,却是难以抵御的武器。

不过,这些变成海盗的渔民们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愿意杀人,他们对天开枪,威慑着众人。

这种远洋渔轮虽然大的多,但是经济航速只有十五海里,极限航速也只有二十二海里。

相比之下,小型渔船却能跑出二十五海里的航速,所以暂时根本无法摆脱。

驾驶舱内,驾驶员周友金不停地转换着长短波电台,想要联系上周边的海警,只是这里太偏僻了,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电台里面,只有刺刺拉拉的声音,没有一点回应。

周臻的手里拿着一台海事卫星电话,联系上的印尼警方根本不愿意来距离他们北马鲁古群岛还有两百公里的海域执法。

再拨打给菲律宾海警,对方也置之不理,新几内亚国也是如此,公海上,不能指望他们。

至于距离也不算远的所罗门群岛,那就更指望不上。

周臻恨恨地把卫星电话丢到了周友金的面前。“有金叔,你给国内打电话,看看周边有没有我们国家的海轮,看来不拼命是不行了!”

周臻的身边,翻译周友根浑身颤个不停。“小臻,投降吧,只要不抵抗,他们这些渔民转变的海盗,不会杀人的。”

周臻回头看了一眼平日里对自己最巴结的周友根,冷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鄙夷。“友根叔,合着船不是你的,你就不心疼啊!

这是两千万的船!为了这艘船,我家还背负着上千万的债呢!船抢走了,啥都没了!”

“命都没了,船还能保得住?”

“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呢!”周臻不再理他,冲到了船的左舷,对着船腹一个操控水枪的壮汉叫道:“周泰,上来。”

操控水枪的周泰没有听见周臻的话,被身边的人拍了一把,才扭头望来。“臻哥!”

周臻大声说道:“上来拿枪!”

话音未落,一发子弹打在了驾驶舱的玻璃上,这种玻璃并不是防弹的,子弹射了进来,在玻璃上留下了一个小孔,整个玻璃也变成了一个蜘蛛网。

庆幸的是,子弹并没有击中人,反弹在驾驶台上,留下了一个已经变形的子弹残痕。

被吓了一跳的周友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身体如同筛子一样抖个不停。

周友金大骂道:“你个丧气货给老子滚远点,看到你就觉得晦气。”

周臻没时间管老兄弟两个斗嘴,飞快地跑到了控制室后面的船长室,打开了床铺下沿的一个暗箱,从船体的预留暗箱里面,抽出了两把散弹枪,还有两盒子弹。

这是两把雷明顿m870式霰弹枪,不是新枪,是前年周臻老爹周友建跟智利渔船交换来的旧枪。

虽然是旧枪,不过雷明顿本来就以性能可靠著称,周臻隔三差五打几枪,当心肝宝贝保存着,这两把枪保护的都还不错。

在船上,周臻有两个最信赖的兄弟,一个是轮机长堂哥周迪,另一个是二副,堂弟周泰。

相比已经结婚,稳重多了的周迪,还没有结婚,而且性子野的周泰是更可靠的打手,这两把枪也属他们两个玩的最多。

周泰的脸上没有害怕,反而带着喜色,飞快了跑了进来。“臻哥,给我一把枪,我帮你守着左舷。”

周臻冷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阴狠。“敢杀人吧?”

不到二十岁的周泰天不怕地不怕。“不杀人就要被杀,有啥不敢的!”

周臻点了点头,在枪里装满了七发子弹,把一把枪递给了他。“瞄准了打,注意别受伤。”

他点了点头,兴奋地接过了枪。

一盒四十八发子弹,两个人一人一盒。“我右,你左,让这些南亚猴子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周泰点了点头,拎着枪转身就走,又被周臻一把拉住。“等到了家,我带你去南韩逛一圈,给你安排两个陪游,你可要给我活的好好的。”

周泰嘿嘿笑了起来。“说好了,两个!”

船舵前面的周友金谗着脸笑道:“小臻,我这身子骨要一个就行了。”

周臻认真地点了点头。“只要能安全逃脱,多少个都行。”

船上三十多个船员,即使去济州岛每人安排一个陪游,总共不过几万美元。

只要能安全逃脱,相比价值两千万的船,根本不算什么。

周臻拎着枪来到了二层甲板的船舷处,看着汇集过来的海盗渔船,脸上露出了一丝冷意。

东南亚是海盗最多的区域,他们虽然没有索马里海盗那么凶残,但是却数量更多。

大部分时候,他们是安分守己的渔民,但是遇到机会的时候,他们就变成了海盗。

周臻这次从南太回家,为了省一点油钱,走的比较靠近新几内亚岛的路线。

没有想到,就真的遇到了这些渔民化身的海盗。

不过,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这些渔民变成的海盗不是很难对付,只要占不到便宜,他们就会退去。

现在担心的就是他们船上的枪更多,会造成伤亡。

不过对周臻来说,哪怕死几个人,赔几百万,也比船被抢走的结果要好。

这艘船他们家还背负了上千万的债务,被抢走了,他们家这次要栽个大跟头。

位于赤道五度线以内的西太平洋,是没有暴风巨浪的,这些海盗们在船上装一台大功率柴油机,跑的速度就比他们这艘海轮快。

单纯想要靠跑,是摆脱不了这些渔船的。

主要问题就是控制住航速,左右摇摆,让小渔船靠不过来。

然后守住船舷最低的船体中部,让对方登不上船。

对方只要上不了船,防止对方堵塞螺旋桨,到了天黑,他们就只能怏怏离开。

周臻来到了距离海面大约七八米高的上层甲板,趴在船舷边观察着敌情。

右舷有三艘船,他们的船小,不敢靠的太近,也不敢跟在后面,只能从侧面慢慢接近。

但是有水炮对付他们,一时半会,他们也无从下手。

他们只能用枪声震慑周臻他们的船,不过这艘船上三十多个海员,一半都是周臻家的亲戚,都又信服周臻,所以没有出现人心不齐的现象。

他们这远洋渔轮比小渔船高了好几米,只要不投降,对方除了不要命地进攻,死几个人,根本靠不过来。

周友金驾驶着船,一直走s路线,对方根本不敢靠的太近。

周臻还没有选择好开枪的目标,另一边的周泰已经开枪了。

听到迥然不同的枪声,海盗渔船甲板上原本张牙舞爪,还在大呼小叫威胁着众人的那些海盗们愣了一下,慌乱退回了船舱里。

看来他们的胆子也不大嘛!

周臻来不及多想,举起手中的枪,对着靠的最近的那艘船上,准备举枪射击的一个中年就开了一枪。

不过二十米的距离,这种散弹枪的威力要比步枪更加具有威慑力。

周臻亲眼看到对方的胸膛被整个打的凹陷了下去,鲜血喷射了出来。

对方的枪声立即密集了起来,船腹处原本举着鱼叉的船员们吓的连忙矮下身子躲在了船舷后面,一个个瑟瑟发抖。

只有周迪低着身子,还在用水炮喷射水柱。

开了第一枪,周臻内心的野兽仿佛也被释放了出来,对着手中有枪的海盗们连续开枪起来,内心的一丝恐惧早就无影无踪。

连着七枪,后坐力让周臻的上半身都有些发麻,小渔船上面的海盗们全部躲了进船舱,不敢再露在外面。

但是密集的枪声对着驾驶舱射击,将驾驶舱的玻璃几乎全部打破。

周友金矮身蹲在船舵前面,一边打电话,一边来回调整航向。

海上没有路,到处都是路,这里的海床比较深,远离群岛,根本不怕触礁。

他不敢一直走直线,因为这样的话,对方就容易登船了。

周臻给枪里又装满了子弹,他不敢一直开枪,总共只有不到一百发子弹,到天黑还有六七个小时,必须要省着用。

这个时候,他突然感到自己像是被人重重地推了一把,脑袋撞在了船舷的钢板上。

一阵剧痛,还有些发懵。

周边没有人,当他看到自己的右肩处冒出的血花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是中枪了。

倒霉催的,这是流弹反弹回来,击中了右臂,撕开了一大块肉。

因为太疼,一时之间麻木了。

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是额头上流下的鲜血遮挡住了左眼的视线,就在他准备擦拭一下的时候,突然感到左眼一阵刺痛,然后眼冒金光……

小时候,因为眼睛磕在门框上,他曾经体验过眼冒金星的感觉,但是眼冒金光……

金光从一片光幕变成了一个圆球,像一个小太阳,随后竟然不停地缩小直到最后,嗖地一下进入了他的眼球。

再然后,他感到自己的灵魂和身体被牵扯着一起被这圆球牵引,进入了一个莫名的世界。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